32年的“爱恋”
  时间:2019-02-2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2019年01月01日 星期二
  上一期   下一期  


32年的“爱恋”



    本报记者  孙樱齐  通讯员  刘昊程

    “小心脚下,别着急,翻过这座山就到目的地了。”眼前这位个子矮小、皮肤黝黑的汉子,虽然肩膀上扛着全站仪,但却健步如飞,行进在连镇铁路沿线陡峭的山坡上。

    他叫马宁,中铁二十四局连镇铁路项目部一分部测量主管。入行32年来,老马一直从事测量工作。“干测量,得有两个‘十分’,十分认真,十分耐心。测出的数据一要准、二要快,多复核、多检查,做到万无一失。”这是老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也让他的历任徒弟耳朵磨出了茧子。自1986年5月参加工作以来,老马先后在渝怀铁路、浙赣铁路、甬台温高铁和合福高铁等项目做过测量工作,从未出过一次差错。

    刚工作时,老马本以为测量是个轻松的技术活儿,可真干了以后才知道是个苦差事。20世纪八九十年代,测量仪器以经纬仪和水准仪为主,再加上三脚架,不仅笨重,操作流程也很烦琐,加之不少铁路项目都在偏远山区,项目部往返驻地和现场的通勤车辆也少,测量员“交通基本靠走,通信基本靠吼”。

    2001年,老马来到湖南参加渝怀铁路建设。他们施工的管段地处湖南和贵州两省交界处,项目部承建的路段虽在湖南境内,但沿线控制点却在贵州的山上,中间还隔了条河。每次去测量,老马都要先划船渡河,再爬上山头找点,往往天不亮就出发,中午就吃点随身带的干粮,天黑了再返回驻地。2005年,老马又辗转到浙江诸暨参与浙赣铁路电气化改造,并第一次担任测量组长。不管是交接桩,还是控制点加密,老马都一丝不苟,生怕出半点差错。白天,他风雨无阻带领测量员到现场放线测量;晚上,他就一边翻阅图纸,一边验算测量数据。因为他知道,一旦数据有误,往往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,损失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后来,随着科技进步、设备升级,老马又相继开始使用全站仪、GPS及一系列测量软件,这让他既紧张又兴奋。紧张的是,自己年纪越来越大,测量新技术、新工具却层出不穷,怕有一天跟不上发展的脚步;兴奋的是,测量技术越来越先进,有时甚至足不出户就能拿到精确数据。“咱可不能掉队,得多学多练!”老马把紧张的压力变成了学习测量新技术的动力。

    2015年,老马又来到中铁二十四局连镇铁路项目部工作。由该集团承建的路段不仅点多线长,而且工期紧、任务重。老马干的虽是测量,可为了得到最精准的数据,却主动参与审图,带着徒弟们通宵达旦对沿线里程、梁跨、高程坐标等数据进行复核。开工至今,由他负责的测量工作始终保持零差错。

    “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,以及冬天的落阳……”这首《光阴的故事》是老马从年轻时就非常喜欢的一首歌。转眼间,“小马”从最初的测量学徒成长为全集团鼎鼎大名的测量专家,变成领导同事们口中亲切的“老马”。

    32年过去了,老马把自己的青春全奉献给了铁路测量事业,他也亲眼见证着行进在祖国大地的绿皮车变成空调车,又变成了现今更先进的“和谐号”“复兴号”。“咱中国高铁提速了,我也得加把劲儿,多学习、多钻研,努力赶上新时代的步伐!”老马望着铁轨延伸的方向,扛着全站仪,走得更起劲儿了。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